雁蚁

您安。这里冉厌
最近混迹在小英雄圈和aph里
嘤嘤师是携手共度的红莲荼火
欢迎找我玩ww

50fo点文

看雷区点文,不接肉w

【all晴明】这不怪我!是耳朵先动的手!(中)

  晴明和妖狐促膝深谈,在达成某种共识后,安详地揉起了对方耳朵。

  嗯。互相揉。

  不要问我他们是怎么达成这种奇怪的理念的。因为我也不知道。促膝深谈的内容大致为:

  妖狐:晴明啊你看你现在有耳朵了而我也有耳朵咋俩就基本属于同一种族了对吧同一种族的互相摸耳朵也没啥大问题你想想反正我摸了也会对你负责的……

  晴明:嗯……等等,负责!?别说些奇怪的话啊!(表面上不是很乐意其实已经觊觎妖狐的耳朵很久了但总是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理由)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一幕。

  妖狐眯着眼睛抖了抖耳朵。

  呼,手感真好啊,晴明的耳朵。

  路过的神乐:???

  于是神乐就面无表情地一只手薅晴明的耳朵一只手薅妖狐的耳朵。

  嗯,人生赢家。神乐安详地想着。

  在妖狐还沉浸在耳朵里的时候,神乐幽幽地开了口。

  “晴明sama……药效还有几天?”

  “嗯……嗯?如果是问耳朵的话,还有五天哦。”

  神乐攥紧拳头,准备去酒吞那里再套一粒顺便在套一粒尾巴的。

脑洞产物

看了这么久学生暗恋老师x真的很想磕一口老师暗恋学生。

就是那种每天都会在上课的时候注意你,注意你有没有开小差,注意你有没有听不懂的地方……然后放学以后借办公室谈话之名给你开小灶,这样。

接着就是无意间的告白和越来越外露的情绪!以及不知不觉也沦陷了的学生x

我的马鸭我什么时候才能磕到这种粮。疯狂暗示


咳咳,抱梗写完艾特即可


我才发现,我吃了一半的糖,的颜色,有点眼熟……

负面东西

我雷爆轰爆,看个胜出视频都不消停,烦

【all晴明】云啊云

  做梦产物


一场巨大的灾难将毁灭整个地球


我们找遍了所有可能有地窖的地方


我们绝望了


安静的在房内等死


当天边泛起晨光时


我知道


我们的死期到了


我看见你突然倒下


我还活着


世界上只剩下我


我会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


置顶!

  大嘎好!这里冉厌,扩列成功的话就叫鸟虫叭。
  是个语废,常年混迹在all晴明/all邪/all叶/all出久/all耀,杰佣的话最近没在了,抱歉啦。
  天雷出久攻,叶攻,邪攻,杰园,轰爆,光切。(等等我雷区怎么这么多)基本没有all的cp洁癖。
  更新很少,是个躺尸选手/all文选手。
  不介意被日lof。
  不要碰我的底线!!!!!底线是这位 @楚潇潇,骂她或者在她文章底下ky我打死你哦。
  QQ2464231464

【all晴明】这不怪我!是耳朵先动的手!(上)

  基本不雷。

  酒吞安详地坐在晴明对面的软垫上,安详地端着酒壶一饮而尽,安详地看着晴明头上的耳朵……安详个屁啊,旁边一众女妖恨不得把他拽下来按在地上摩擦,但碍于晴明大人。

  她们理智地忍住了。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 晴明被x吞拉去喝酒,哪知被灌得太过了,没有维持住伪装成人类耳朵的阴阳术,两只扑棱扑棱的白色狐耳就出现了。

  嗯。酒吞当机立下地把药给晴明塞下去。

  “那药奇得很,除了攻击以外的术法都用不了,药效嘛……大概,是一周?”以上为大江山的小弟语。最后当然是被满脸黑气的酒吞扔去别的山了。

  总之现在寮里快炸了,女妖基本在吸晴明,男妖则是找来了酒吞兴师问罪。别问我晴明大人为什么没有拒绝女妖,因为他自己也在吸自己的耳朵。

  我 吸 我 自 己。

  萤草如是道。

  事情现在就演变成了这样。妖狐颤抖着手向晴明表示请求:“晴明大人……就让小生摸一下,就一下耳朵吧……qaq”

  晴明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跟在他后面揉耳朵的玉藻前向妖狐微微一笑,眼里的挑衅意味不言而喻。